帝奇小说 > 玄幻小说 > 玄天运石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狠厉破晶 第一节
    这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,有的时候需要你必须做出抉择,否则后果便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于是间,在你自己的漫漫人生长路过程之中,便是在你的人生道路之上,就是会出现多种的选择,让你在这一时间之内,让你在此时选择的时候,

    左右为难!

    于是乎,伴随着你的选择之前的思考,又是那样的,让你在这左右为难的痛苦心境之下磨炼异常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《本源世界》五个时辰的时间,缓缓划过。

    还是《青铜府》,钟青铜的那处隐秘的小洞府!

    就见此时,仰躺在此时的石躺椅之上的钟青铜,突然之间张开了双眼,想是在此时想到什么一般,便是起身而下,双目在此时微微一张的目光惊芒写出,对着此时的身前之空间,“暗一,你可在!”的低沉一声的打响此时的整个小洞府宁静气氛一般呼唤而出。

    再见此时,也是在此时,“呼”的一声响过之后,暗一身形显出,在此时钟青铜石躺椅所处右侧五尺距离,朝着此时的钟青铜躬身下拜起身的言道:“主人!奴才暗一,在此!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冰冷面孔之后的双目目光沉静之中,有些疑问之意写出,随着此时的,自己话语落下时候就是瞧了过来。

    钟青铜此时见罢,便是双目目光惊芒再次一闪,右手兰花玉指,又是在此时突的一捂自己的大嘴尖声一般,对着他又是问道:“暗一,那处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眼角一斜妖媚之状态写出,对着此时的暗一,就是随声之间又是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暗一听罢,又是对着他再次一躬身言道:“主人,奴才这几日,去查那些演化神境,余后之事了,并没有过去查看!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冰冷话语之间,毫无感情的对着此时的钟青铜,再次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钟青铜此时听罢先是哦了一声出来,便是在此时目光一转的移开此时的暗一方向,前视而出思询了五十分之一刻时间,又是在此时转头的对着此时的暗一,尖声而出的吩咐道:“暗一,我今夜去瞧瞧吧!你辛苦了!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对着他,又是眼光柔之间随声之下的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!主人,你现在这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此时暗一听罢,又是对着他冷声落罢之间,毫无感情之下,随声目光有些闪耀的对着他就是在此时瞧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了!暗一!只是今夜而已,上一次不是已经证明,我还可以行动,更何况这一次,在我们自己地界上!”

    钟青铜此时听罢,便是轻言之间尖声再出的对着此时的暗一,又是在自己的话语落下之间,目光柔和的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暗一听罢,与他相处日久自然是明白他的个性,也是在此时无言之间对着他,躬身一拜之下,身形在此时又是一隐之间,身形消散的消失在了此时的钟青铜小洞府跨院之内不见踪影而去。

    钟青铜此时见罢,也是在此时明白之间,身形微微一趟之下,又是斜躺于此时的石躺椅之上,双目轻轻一闭之间沉静无声!

    一时间,随着此时二人的相继状态写出,便是瞬间使得此时的小洞府环境气氛一静之下,缓缓之间的静了下来,慢慢的随着此时的时间向前推移之下,就是回归到了它原来的沉静平常!

    时间匆匆,《本源世界》小半刻时间,缓缓划过。

    《八百一十六》号小洞府之内!

    还是混沌塔一层之内!

    就听此时,郝运石一声“我操你妈逼,钟山,钟青铜,你爷俩,不得好死!”长声骂出,就是情绪发泄一般,发泄而出的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间,便是打破了此时整个的,混沌塔一层的沉静气氛一般,让此时的混沌塔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心境一般,在此时亮芒一闪的点亮此时的整个《八百一十六号》小洞府环境气氛一般闪亮照耀!

    也是使得此时混沌在此时听罢,面对着他在此时微微一惊之中,自己又是缓缓恢复沉静之下,无声之间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原来郝运石和混沌二人,五个时辰之前离开了《天玄三友》囚禁之所之后,便是又用了五刻时间,神不知鬼不觉回到了此时的,自己的《八百一十六》号租住的小洞府之内。

    二人一回来,便是立即退入到了混沌塔之内,在四个时辰时间过罢之后,商量一番了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商议不要紧,却是得出的结果便是压力异常!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很简单,就是钟青铜!

    这钟青铜现在和郝运石一样,都是合规神境末端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问题就在这,首先,钟青铜有他这个成神神境末端境界的老祖宗钟山,想是境界提升肯定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,他钟青铜是巅峰破境,而郝运石则是大圆满境界破境。

    这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这不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明摆着压人一头!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那其次一点也是很简单,就是小世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郝运石和钟青铜到了都到了演化神境要破镜,成神成为小世界之主时候,都是需要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那《天玄三友》,指不定能支撑到哪天?那到时候,钟青铜肯定会获得小世界坐标,要是到那时候,你郝运石没有达到条件的标准的话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那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那不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赔的底都没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时间紧迫。

    从上述两点来看,所以郝运石也是和混沌二人商议之下,有些郁闷的难以释怀一般心中拥堵,也是一时间,在刚才郝运石骂出声来,寻思发泄一番,自己在当时的内心中的压抑不堪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,《本源世界》小半刻时间,缓缓划过。

    就听此时,混沌一声:“运石,我想此事,也是不能着急了不是。。。。。。。”的轻吟出来,便是打断了此时的整个混沌塔一层的宁静气氛,使得此时的郝运石在一声传罢之后,被震醒一般缓缓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郝运石此时听后先是嘶叫了一声出来,便是双目目光冲出,瞧了一眼此时的混沌,又是在此时一转头的目光移开此时的混沌位置,前视而出的思询了五十分之一刻时间,

    又是抬头的一转头回来,目光凝聚一般瞧着此时的混沌,平静脸色写出对着它问道:“混沌,既然都是要争,那我们现在,就给他钟青铜,来个先下手为强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狠厉颜色顺着目光冲出之间,坚定之意随着自己话语落下时候,在此时对着它就是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混沌听罢便是有些明白,晶莹身体在此时光芒一闪之下,就是对着他言道:“运石,你是说破他的《天赋神根》!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有些惊异一般的意境瞬间写出,又是随声落下之间,对着此时的郝运石,就是在自己晶莹身体亮芒闪出之间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!不错!”

    郝运石此时听罢,又是先对着它回了一声,让它继续一般对着自己凝神静听,又是对着它言道:“混沌,你想那钟青铜,由于和那《天赋神根》连在一起,不能起身离开太远,是吧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,双目目光平和颜色冲出,对着此时的混沌,又是随着自己话语落下之后的瞧了过去,想是此时征求意见的让它明白此时的关键。

    此时混沌听罢,便是对着他点了点头,又是无声无语对着他再次沉静聆听。想是此时有些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郝运石此时见罢,便是在此时接着对着它言道:“混沌破局就在这,咱们刚才这么一弄,他肯定会去那《天玄三友》之处瞧瞧,所以就趁这时段,嘿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此言说完,便是狠色写出,竟是阴笑了起来,随声之间又是对着此时的混沌,笑声四起之下就是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混沌听罢,小脑袋在此时微微一摇,便是对着他又是问道:“可是运石《天赋神根》那里,可是防守紧密,更何况那钟山的小世界意志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此言说到这便是一顿的就是朝着他随声之间,又是询问意识冒出瞬间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了!混沌这些都好说!”

    郝运石此时听罢,便是对着它轻松脸色写出回答了一句之后,又是双目目光闪出的对着他无声无语的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运石,你怎么又那么确定,他钟青铜今日会去《天玄三友》那里?”此时混沌听罢,又是接着对着他在此时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的,混沌就是这一点,比较麻烦!”

    郝运石此时听罢,也是肯定的说了一句,又是吸引它注意一般,对着他言道:“所以混沌我想好了,我们今夜行动,来他一个我在明,你在暗,你看如何?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此言没有说完,但是其意思已经很明了了,那就是郝运石明处吸引兵力,以确定钟青铜,是不是在那《天玄三友》之处,而暗处则是,混沌破掉那《天赋神根》之处之后,二人瞬间逃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