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山村绝品小神农 > 第五百二十五章秦素雅的一些异常
    面对一个如此成熟而又性感的女人的攻势,李随风本能的便是接受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到了秦素雅,想到了许茹芸,脑海里猛然清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着开口拒绝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是给了柳甜甜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仿佛炸裂的汽油被扔进了火把一样。

    很快,二人便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柳甜甜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李随风的厉害,但越是如此,她却越是有种喜欢上对方感觉。

    原本她只是今晚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,毕竟如果没有李随风,今晚肯定会被田大壮那样的男人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个夜晚对她来说却是那么短暂,那种幸福,快乐,她感觉是很多女人都体验不到的。

    李随风也是没想到错误居然就这么犯下了。

    清晨四点多的时候,他便想起身走掉,可是却再次被对方跟一条美人蛇一样的给缠住。

    而饭店的老板,对于楼上的声音,也是感觉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他昨晚给田大壮打电话,结果对方得知柳甜甜是跟一个青年开房之后,直接骂的他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他便知道,这个青年应该是田大壮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是没想到李随风的精力会那么旺盛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居然还是没有停歇。

    阳光初升,李随风看着床上那眼神有些迷离的人儿,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柳甜甜也是看到了李随风那负责的面孔。

    当即天天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风,姐姐说过,不用你负责的,而且姐姐喜欢跟你在一起,姐姐要睡觉了,实在是太累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柳甜甜便也是感觉大脑的阵阵空白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然后便真得甜甜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随风也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他现在忽然明白为什么人家会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了,虽然没有问柳甜甜的具体年龄,但是他感觉应该二十八九了,甚至都有可能三十了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那甜美的睡姿,他也是轻轻给对方把被单盖上,然后又去买了牛奶,甜点,给柳甜甜准备好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最后留了一张纸条便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看到老板毕恭毕敬的模样,李随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毕竟昨晚对方那眼神里可是充满了嫉妒跟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走出宾馆,李随风便直接找到李开山,然后问李开山要了田大壮的证据便直接去找宋婷了。

    宋婷也是没想到李随风这一次找她居然又是一件大案子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感觉李随风比她适合做警察了。

    “小李,你跟嫂子说,这些证据你是怎么弄来的,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嫂子,这事肯定靠谱,至于怎么弄来的,那肯定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跟踪啊,不跟踪怎么找到的这些证据,快点行动吧,昨天夜里他们便有人开始转移窝点了,到时候嫂子升官发财可别忘了照顾一下我啊。”

    宋婷听到这话,不由的嗔怪的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越来越跟我没个正形了,你只要不犯错肯定照顾你,但是你要犯错一样抓你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宋婷也是直接开始打电话调动人员。

    而李随风则是笑嘻嘻的骑上摩托车回到了莲花村。

    昨晚由于太过疯狂,他脖子上都是玫红的印记,好在是有功法在身,一大早他便运转了几周天,不然去宋婷那肯定会被笑话死。

    一回到莲花村,他便感觉格外亲切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去果园,便被自己的老妈给叫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把财政大权交给秦素雅了?”

    王静有些担忧的看着李随风。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你也年龄不小了,该结婚了,有些事情我也不该插手,可是小雅那就是一个农村的丫头,你那么大的家业交给她你怎么放心的?

    你说你现在要是结婚了,我也不会说什么,你这没结婚,被传出去,你以后还怎么找对象?

    还有那个小芸,我感觉小芸管理都比小雅强啊,我就是叫你回来提醒你一点,别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,小雅这丫头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静便直接扛着锄头走出来大门。

    而李随风却是对于母亲的这一番话有些感触。

    秦素雅回来之后,他的确感觉对方性格什么的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,更加自信,更加开朗了一些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做人做事可能好了一点人情味了,至于别的,他却是没怎么感觉。

    毕竟人还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而秦素雅现在却也是感觉自己有些不一样,至于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甚至生出了一种想要独占李随风的念头,这样的念头在以前是肯定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大棚,工程队,还有河塘这三个地方,她管理起来也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过多的费力气。

    现在她有时间,甚至会坐着公交车去县城逛一逛,买点新衣服。

    李随风皱着眉头,其实从秦素雅决定所谓的提前毕业的时候,他便感觉到了对方的一些反常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今天被母亲这样一说,他感觉自己的母亲跟秦素雅肯定是见过面了,甚至还说了些什么,不然母亲不会对自己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直以来,自己的母亲跟老爹可是从来不插手自己的事情的,甚至还支持。

    虽然母亲没有直接反对秦素雅掌握所谓的财政大权,但那语气跟态度他却是能感受的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李随风在这便搞不清楚原因的时候。

    南河省的一座别墅内,罗一辰也是笑看着自己掌握的资料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想到李随风居然才这么点家产,他一直以为李随风是富二代,或者身后有什么大背景之类的,不然怎么可能随手送给秦素雅两千万的别墅。

    本来他的确是想要慢慢的捕捉秦素雅的芳心,然后在成为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毕竟猎物要慢慢捕捉才有意思,可是直接捕捉到压根就少了很多乐趣。

    李随风的提早出现,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呵呵,秦素雅?

    你还真得以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啊?

    再给你来一下,让你给李随风翻脸无情吧。”